Google+ Followers

Thursday, June 16

Wednesday, June 8

心,你好毒

突然地低落,代表什么?



夜深了,还是早点睡吧。晚安。

后续


终于,我知道为什么了
原因出在我太傻
傻得没有人懂得我的付出,我的贡献
净会用它那出神入化的词句描写我到淋漓尽致,让我五体投地
你太强了
恭喜你,终于打败我了
害我还分不出哪些是你的党派还傻傻的把我的委屈统统诉苦给她
猜也猜得出她比我还要清楚我自己的故事

仅此
也不知道把了多少眼泪鼻涕在你身上
直诉委屈说你不懂我的好
多少年了
原来我的人格品行在你眼里也不过一粒沙那么碍眼
无心的言语在你身上犹如三字经那么令你反感


我无言
真的


你的朋友人缘是比我好到多到像天文数一样
要比自信心,我真的是弱后你许多
你还是要那么没信心
别怪我真的很想说你假惺惺
至少有多少次我把委屈全往肚里吞
实在很不愿意摊在这里让大家看笑话

可是你的自私自利
真的很难再说服我

你那难堪的字眼
真的很想核子弹一样
直中我要害
久久不能复原

人并不是都冷血
可是你的行为真的让我看清了原来我们的友谊不过这样而已

至少当你真的在意一个人时
你会顾虑如果他读了这篇
心是否揪起来
心是否难过
是否伤心

一直以来
我都在装坚强
可是至今我想告诉你
我的心是有多么的痛!!

Tuesday, June 7

我爱上了这里
舒服的钢琴声   漂亮可口的背景
虽然写的都是有点废话
可是这里却很自在

这里的平台适合我
虽然不著名   没有多少人关注我
没有人赚钱给我 
没有人理我
可是却能确确实实表现自己
至少有些东西面子书里的陌生人不知情
多好!

时间不早
明天还要早起
是比今天还要更早起
唉,夭寿哦 !!
=(

Monday, June 6

Monday 不入

每到今天都是上班族的死穴
想到要去做工就好像世界末日来临
尤其七早八早就要起来
好梦被打断还不能继续赖床
这种生活还有多久呢

也许是不惯
也许有太多顾虑
也许是太愚蠢
所以觉得自己患上了工作前忧郁症

可是这只有会今天才会这样
也许过了一个月
我的心病会不治而愈
但愿如此

放工路经九九市场
看见一个肥妈拎着几袋出来
后面跟了一个肥小孩
肥妈过马路
肥小孩也跟着过马路
可是当时我们是驶着过去
油踏不多,没关系
随后那个肥妈就打肥小孩
嘴里理应骂道做么没看车就乱过马路等字眼

俗话说:  打是疼  骂是爱
手上打在孩儿身上  痛在父母心
嘴里不停地骂  其实心里希望他们明白过马路要看车才不会被车撞死掉伤心

有时想想  如果他们拉着小孩或叫住他们那他们就不会胡乱过马路
很多事情  想想都是人为
当初的因 才会有现在的果

蓝色不入
其实真的没有那么 =)

Saturday, June 4

我的志愿

突然想起这标题。

一年级时,人云亦云,看见朋友填‘医生’ 我也填 ‘医生’。
二年级时,体会爸妈工作辛苦,总觉得小贩工作好像可以赚很多钱,就填‘小贩’。
三年级时,想不到其它,也填回‘小贩’。
四年级时,受到老师的特别爱戴,觉得当老师还不错,就填‘教师’。
五年级时,懒惰想别的,干脆也填回‘教师’。
六年级时也一样。

曾经为了给父母过少爷少奶的生活,想成为医生。
结果中三成绩不大好,决定改去会计。
以为喜爱数学,会计难不倒我。
一直到现在投身社会,找了一间建筑私人公司作全盘算帐。

刚开始真的觉得有无名的压力,当所有朋友都找查账公司任职,开始担心这究竟是否我的兴趣?
俗话一句,女人最怕嫁错朗,男人最怕入错行! 可是我觉得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很怕入错自己不喜欢的行业!

无论如何,希望这是短暂性的。
你,我,他,大家加油!


祈求世界太平
萨瓦迪卡!!  =)

缘份

我觉得缘分很奇妙,世界上千百万个来自不同国家种族文化家庭背景的人,我们总究会相识,成为朋友或同事。

就拿我自己的经历来说,刚踏入白领族,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中学朋友的爸爸公司里做工。
虽然他的爸爸不是我的老板,可是却是她爸爸表弟的公司。

我自认自从中三曾经与她同班感情不错下,之后她念物理我念会计就只是见面才打招呼,再之后毕业后也鲜少在面子书嘘寒问暖,一直到大学毕业之际突然问我有兴趣要应征做账吗,我就误打误撞下成了她的同事。

这就算了,因为很多人都说,吧生很小罢了。

开始工作一星期就请两天假,与家人到槟城三天两夜游。
做梦也没想到,在槟城一天里连续碰见菲恩小姐。
是我们那么有缘,还是你跟踪我?

也许,世界就那么小,对吧?

说到槟城,没有导航还是不要随便去闯。
该走的地方没去成,反而走了许多冤枉路。
还去到一间黑店,就在槟城最著名的炒猓条红帽对面。
说起来我还真惭愧。

三天两夜不够走,在最后一天准备要回时,爸爸像小孩似的坚持要去蛇庙。
无奈巧遇放工时间走了一条特塞车的路段,抵达时已经六点多,附近所有店都关门。

土产买不着,才拖着疲惫的返家。
奈何老爸老就是老,从早上十点多开始驱车, 就在回家路上乱打哈欠,迫于无奈在金宝停站休息多一天。

在金宝不能与爱人见面,已经有够失望。
再触及旧景感伤,人事已非,真的有够沮丧的说。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