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Sunday, September 9

八月

久违了,距离最后一次文章是四个月前。真不敢想象,刚刚竟然忘记怎么回来这里。就每一次当满脑都是心情,有一股牛劲似的想疯狂上载所有一点一滴,却因为开机网络收讯慢的理由,hold住了一切。

我想说,八月,不是我的月。

上个月,是由始工作至今最穷的一个月。原因是与男人的朋友一起到从一年前就买机票的普吉岛。本来机票加住宿是非常经济,理应说应该没大问题,可是中间一个小插曲,给我上了一堂宝贵的课。再加上本小姐第一次做护照出国,在出境处惹上一些麻烦,没收了液体,雪上加霜。不过总的说,我很喜欢普吉岛。它就有一点给我感觉像是在P.Langkawi feel,只是没有duty free。

就在我还没去普吉的时候,妈就染上大伤风。每天早上都听到她不停的咳,想尽办法把流进喉咙的痰咳出,看了几个医生,该吞的,该喷洗的都用了,鼻子就是没好。一直到我回来还是一样。好了一天,第二天又回来。直到开斋第三天假期,一大早她就叫醒我,要我和她一起去看另一个医生。本来以为看了这个医生,而且也用机器来软化痰应该会没事,哪知她另一天突然像个小孩一直想我呻诉说她呼吸困难,窝在我的腿上一直说整个人就是很不舒服。我整个人当下都觉得慌了, 可是我却要强作镇定,安慰并要她放轻松,可是其实我一直都不放心,因为我妈一向来都是有病都不去看医生的,这次她一直要求要看鼻子专科,无奈当天是公共假期,所有该有的诊所医院都问过了,就是没有医生。迫于无奈,要她忍多一天,第二天由好心邻居载她去班带看鼻科用了两百多块。结果又是没好!在另一天我请了半天假,陪她去双威医院全身检查,结果是鼻窦炎。医生说要住院一天,打针吊药水加强妈的抵抗力。以为要我妈休息多一点,买补品调养身体,雨过天晴。天算不如人算,这次轮到我爸突然晕倒!说到我爸,他是非常顽固的人。身体健康大不如从前,却打死都不全身检查。他是个怪咖。结果最后出动婆婆,才勉为其难的验血。预料中事,血压高到可以压死人,两百多吓到医生立刻要我爸直接吞两粒药丸。接下来,有这种病的人只能靠定时吃药才能控制,看起来应该没问题可是对有这样父亲的我,是件差事。他就像个小孩,不肯吃药。不管你用软用硬都不能成事,当你问他有没有吃药,他骗你说吃了。

有时候真的很想问他,为什么那么不会照顾自己的人,要结婚而且还生那么多孩子?我真的不想理他。不是不想,而是他选择弃权,我能奈何他多少?我只能对自己说,什么都得靠自己。有很多事由不得自己来做决定,不过自己的人生就要自己来负责,选了怎样的一条路,即使跪着都要把它走完。

除了家人的健康出了红灯,身边一些朋友也不怎么好过。我现在对什么事情渐渐变得迟钝。也许人老了,记忆力不是那么灵通,就连怎样发生就被人判死刑的事情也只会发生在我身上。不过老实说,我不那么在意对方是否讨厌我,毕竟对我来说他也许是个过路客。只是事情判断结果真的对我很不公平,这是我在意的。所有不公事件也许只会在我身上发生,在我很不想替自己申冤时,他却私下找我谈,为的是他的女人,与我并肩三年的朋友兼姐妹。他不想时常为了我的事情而吵架,也许是很可笑的可是对他人而言,这是非常甜蜜的事情。最后始终达不到共识,我选择保持沉默。

一种米养千百种人。 不同形形色色的人会成为你的朋友,同事,或者家人。最近,我男人的朋友失恋了。他的女友在不久前还很开心的和他一起出国旅行。看似甜蜜,视彼此为托付终生的一对,却因为一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生发生了变化。那女的决定搬出去,剩下的还傻傻期待她回心转意的一天。我问他,如果她要求和你复合,你愿意吗?“我愿意。”就是有那么傻乎乎的男人,即使那女的给他戴绿帽他也不计前嫌,愿意给她机会。

很多时候,当你以为一切都掌控在你手里,以为你很了解对方是个怎样的一个人的时候,一件事情突然爆发,你就会觉得对你眼前的那个人感到非常陌生,不知所措。

其实这,就是人生。



0 cow shits: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